东京1.5分彩大小单双:39第35章

编辑:凯恩/2019-01-02 23:09

  “淘书吧”重新整理数据,全新开放。按 CTRL+D 键将本站加入收藏夹!

  淘书吧玄幻奇幻一路清歌(路小佳同人)39.第35章

  宋清歌一出门就看见多伦站在马车边上等着自己,见自己一出门,急忙迎了上来。

  宋清歌笑着对多伦点了点头,今日的她选了一套墨蓝色的衣裙,衣裙上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,只是腰带和头巾上缀着几颗珍珠,很是素净。

  “好看,只是花灯节上的姑娘大多爱穿些鲜艳亮丽的衣裙,怎么你却是选了这么一件颜色有些暗沉的?”

  多伦想了想,清歌平日里也倒是很少看她带什么发钗首饰什么的,倒也不再多问,只是牵着她的手,上了马车。

  大街上,到处都是楼兰姑娘,穿着漂亮的衣裳,唱着歌跳着舞,一条街上都可以听到乐师弹奏的胡乐。

  “我们下去走走吧。”多伦看着宋清歌一脸向往的看着马车外面,一双眼睛亮亮的,像星星,开口说道。

  两人走在一起,身后跟着护卫,都没有说话,多伦就在宋清歌身后,只有半步的距离,看着她的侧脸,看着她的背影。

  他忽然想起十岁那一年,他同身边的奴才溜出皇宫去看京都的花灯,花灯看到一半,他就遇见了清歌,只是距离很远。

  他原本想要上去与她说句话的,只是不知为何那时的他并没有上前,只是在后面的时间里,跟在那群人的身后,他不记得那一年京都的花灯会有多热闹,也不记得繁华的街道边上有什么样的表演和花灯,他只是记得灯火阑珊之处,清歌笑得是那么开心,笑得是那么灿烂。

  那时他很是羡慕宋清扬和慕容安,宋清扬不说了,他是清歌的兄长,清歌向来爱粘着他,可是慕容安,那个清歌原本不喜欢的人,他也依旧可以离清歌那么近,近得似乎只要伸手就可以摸到清歌发髻上的绸带。

  他记得,那时清歌只是拉着宋清扬,偶尔会将自己手里的小食喂给宋清扬,然后再不情愿的递给慕容安。

 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,清歌对于慕容安是真的没有半分情谊,即使慕容安对她有那么深刻的感情。

  当时的他就在想,若是有一天自己陪着清歌看灯会,定然不会像慕容安那般让她感到不自在,不开心的。

  他们二人身处那么热闹的场景,却似乎都是最孤单的存在,清歌的嘴角虽说挂着笑意,却还是让他觉得那么冰冷。

  当时的慕容安是不是也感受到了这样的感觉呢?明明她就在身旁,却好像远在天涯。

  “这是楼兰最出名的酒楼,是个汉人开的,卖的都是些中原的酒食,可要进去看看?”多伦看着宋清歌盯着这家酒楼的看,上前说道。

  说完就往前走,两人走走停停,也没有再说什么话,只是这繁华的大街上,前方有家商铺,挂起了高高的花灯架子,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,很是好看。

  只是两人正在主街道上,看花灯的人非常多,除了楼兰的百姓外,还有很多其他慕名而来的人,一时之间也是人挤人,人贴人了。

  只一瞬间,多伦来不及抓住宋清歌,只能勉强跟在她身后,至于身后的护卫,本就不想他们打扰自己与清歌,所以都是让他们离得较远,如今更是不知道被人群冲散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  多伦跟在宋清歌身后大约两人的距离,这个地方人多杂乱,万一有什么人企图对清歌不利,就不好了。

  只是就在他快要拉住她的瞬间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然后人群中不知是什么人大叫着。

  话音刚落人群瞬间一片混乱,多伦要拉住宋清歌的手,也不知道被什么人撞开。

  多伦开始大叫,想要找到宋清歌,可是他的声音在嘈杂的人群中,几乎被淹没。

  宋清歌再人群混乱的一瞬间,加快脚步,往街边挤出去,好在她身材娇小,从人群中挤出去,倒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刚从人群中出去,宋清歌就快速钻进街角的一条巷子,左拐右拐,凭着自己的记忆力,走到一道褐色木门前。

  进门后,确定没有听到有人追过来的声音,宋清歌才靠在门边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长长的虚了一口气。

  说完后,夫人就带着宋清歌走到一间陈设精致的房间内,里面早已备好了洗澡水和换洗的衣物。

  宋清歌脱下衣裳,整个人泡进浴桶里,热水似乎将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,舒服的不得了,经历了刚刚那么紧张的气氛,现下宋清歌突然放松下来,只觉得困得不行,只是到底还是不能睡。

  一路上妇人并不同宋清歌说话,只是走在前面带路,宋清歌倒也没有搭话,安静的跟在妇人身后,顺便东瞧瞧西看看的。

  酒楼回廊之上都挂着红色的灯笼,挂着轻纱,楼下花园布置也是及其讲究,前面大厅若有若无的胡乐声缓缓传来,倒是让宋清歌有一种身处梦中的感觉。

  这里的主人想必也是个及其风雅的人吧?想到这里宋清歌不免加快了脚步想要认识这做楼阁的主人了。

  宋清歌站在门口,见妇人只是底首站在一旁,并无敲门之意,便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要敲门?还是直接进去?

  一进房门,除了一桌的饭菜外,宋清歌就看见了两个举杯对酌的男子,一个白衣如玉,一个·······

  说实话宋清歌看到欧阳迟的时候,确实有些惊讶,她这样一个声音清朗的男子会是一副粗狂豪气的样子。

  她还以为会是个温润如玉的偏偏佳公子呢?可真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个满脸络腮胡,五官粗粝的男子。

  “宋姑娘,过来做吧。”欧阳迟努力将自己的声音压低,想要表现的粗狂一些,可是无奈自己的声音天生如此,压低后,反而更显得有些暗哑和性感,与他的外表更是不符。

  欧阳迟看着宋清歌,也端起自己的酒杯,伸手过去碰了碰宋清歌的杯延,笑着说道,“举手之劳罢了,姑娘何必言谢。”

  路小佳看了一眼宋清歌娇俏的脸,笑着倒酒,不说话,宋清歌也并不在意路小佳的这副样子,继续将注意力回转到饭桌上,吃菜。

  欧阳迟在一旁看着路小佳和宋清歌二人,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同,特别是路小佳。

  路小佳这厮,什么时候如此在乎过一个人,今日早早的换了夜行衣就出了门,明明担心的不得了,却表现的如此淡然。

  欧阳迟真是非常不喜欢路小佳总是一副满不在乎,无所谓的样子,除了他手里的花生,他还真没有见过忐忑不安的路小佳。

  宋清歌突然听见欧阳迟说话,抬头有些茫然,但随即反应过来,笑着点头,“那是自然,东京1.5分彩大小单双。若是以后欧阳公子有需要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  “其实也没有什么事。”欧阳迟看了一眼喝酒不语的路小佳,狡黠一笑,继续说道,“就是在下对姑娘一见钟情,既然在下救了姑娘,姑娘不若以身相许?嫁与我做妻子?”

  话音刚落,宋清歌手里的筷子一下子没有拿稳,掉在了桌子上,一双眼睛瞪得宛若铜铃。

  欧阳迟已经可以渐渐感觉道一阵寒意从路小佳那里传来,并不在意,只是依旧笑着看着宋清歌。

  “额,那个···这个·······”宋清歌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,话断断续续的,竟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。

  “救她?是我找你帮忙,并不是她。”路小佳将手里的酒杯放在桌子上,瞄了一眼欧阳迟,“即使如此,这人情自然是我欠下的?怎么?欧阳老板要我以身相许,嫁给你做老婆?”

  话还是路小佳平日里那种玩世不恭,嘻笑人间的语气,可是欧阳迟怎么听怎么感觉脖子后颈凉的不行,顿时不敢在开玩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,我不过是同宋姑娘开个玩笑罢了,江湖儿女,更何况我们是朋友,谈什么欠人情啊!”欧阳迟笑着打哈哈。

  “对了,”欧阳迟拍了拍脑袋,恍然大悟道,“突然想起,前面还有些事为处理,宋姑娘,路兄,你们二人先在这里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说完后,欧阳迟大步走了出去,真怕走慢了,路小佳一剑给自己戳出个血窟窿。

  “啪”一只竹筷深深的插进了门边的柱子上,而于此同时,欧阳迟也早已溜之大吉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